天雨流芳

搞事中,别搭理我。

楼台会·幕起

来,今天我们来说个狗血的“破镜重圆”故事。

OOC严重。慎入。

————

天下第一美人要嫁人。


满杭州城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首先是愣了会儿,然后摇头说“不可能”,最后才是四处奔跑打探虚实。


城南的兴欣茶馆素来是消息集散地,人多口杂,只要呆上一个时辰,付一点茶钱,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物美价廉,童叟无欺。账房先生安文逸扶了扶鼻梁上的水晶眼镜,在账本上记下“己未年秋,天下第一美人下嫁京城叶家”字样,然后交由学徒罗辑存档。罗辑盯着账本看了会儿,转手将它锁入柜中。


而不过三日,沐雨橙风下嫁一叶之秋的消息,天下尽知。


这一桩大事很快便能闹得沸沸扬扬,然而放出消息的茶馆老板娘陈果却对后果不予理睬。茶馆二楼,老板娘的闺房中,陈果紧紧握住苏沐橙的手,眉宇间不掩担忧。她看着对面容颜倾城的少女,迟疑地问,“沐沐,你一定要这么做?”


苏沐橙垂眸,白皙的脸上并无作为新嫁娘的期许与焦虑,反是深深的无奈。她反握住陈果,手指用力,语调却平常,“我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可是十年了,我不能光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什么也不做!”


“但那是京城,沐沐。”陈果微微提高音量,手掌紧握,“那是危机四伏的京城啊!”


苏沐橙沉默了会,抬眸冲她笑了笑,“京城又如何?我这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总不是白得的是不是?”


她如此说,陈果便知劝说无用。苏沐橙虽然性子好,少与人争,可骨子里却有一股倔劲,一旦做了决定,那便任谁也无法改变的了。


陈果叹口气,低声道,“你去,我不拦。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带我和你一起去!”


“果果!”苏沐橙皱着眉把方才陈果劝她的说辞还给她,“那是京城!危机四伏的京城!而你是兴欣的老板娘!”


尚处妙龄的女子抬眼环顾四周。原先的小茶馆现今已修葺地雅致精巧,双层的木质结构,外边涂上朱漆,梁上绘花鸟虫鱼纹案,远远望去倒也有几分美仑美奂的意味。陈果望着墙上挂的水墨江山,望着画上她父亲遗留下的朱印,眼中的温情缓缓溢出。


“我从父亲手中接过茶馆十年,这十年里大风大浪没少见过。京城又怎样?你在那里,唐柔在那里,那个人也在那里。所以,我怕什么?”


“那这店……”


“会有人替我好好照看的。”陈果笑眯眯地抱住沐橙,而后抬手捏了捏她满布愁容的脸,“开心点,你可是新娘子。要让婆家人看见,该给你难堪了。”


苏沐橙低笑,那笑声飘渺无定,倒像是自嘲,“就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两个少女相视一笑,眉目间光采夺目,只忧虑迷茫仍如烟雾般笼在心头。


那之后,陈果忙于自己走后茶馆的生意事宜,苏沐橙忙于嫁妆彩礼事宜,明明两家相隔不过一里,却始终不曾再见。


而时间如白驹过隙,一眨眼就到了苏沐橙出嫁那日。


从杭州至京城,之间隔着千山万水,所以苏沐橙算远嫁。她出嫁的时候,满杭州的人都出来相送,千余人迢迢跟了一程,连着送亲的彩礼与婆家派来的迎亲队伍,居然实打实的绵延了十里。盖因她自小在杭州城长大,城中老老少少都识得她,都知道她性子好,人漂亮,爱助人,所以都将她当自家人看。现在自家姑娘要出嫁,众人自是不舍。


一须发尽白的大爷拉过送亲的苏家大哥苏沐秋,细细叮嘱,“小秋啊,这一路上,你可要多加小心。她是你妹妹,你要好好保护她。”


苏沐秋认真的听,并不回话,只笑着点头。


而另一边,与苏家比邻而居的大娘则悄悄牵过苏沐橙,轻声道,“你哥哥身子不好,这一路别让他太过劳累,也别让他离开你视线。”大娘看着昔日的小姑娘长成大姑娘,从跟在她身后乖巧的帮忙做活到站在她面前披上火红嫁衣,声音不由哽了哽,“你说你们兄妹俩,究竟遭的什么罪!哥哥这样,你也这样……”


苏沐橙轻拍她手背以示安慰,嗓音柔细如三月春风,“我们都很好,大婶。等三日后回门,我一定来见您。”


“傻孩子。”大娘摸了摸她脑袋,“只要你们俩好好的,见不见都行。”


“放心吧。”


屋外吹起喜乐,鞭炮声此起彼伏,震天儿的响。苏沐橙披上红盖头,由陈果和苏沐秋扶着上了轿。大红绣龙凤纹的轿帘落下,苏家兄妹自此背井离家,飘零他乡。


轿中的苏沐橙深深吸了口气,向着京城出发。


京城多豪富,贵胄遍地跑。苏沐橙要嫁的就是其中一家,京北叶氏。


其实叶家于苏沐橙而言,并不陌生。他们两家算世交,二位老爷又是同年进士同在一地为官,其间应和往来颇为频繁,感情也甚为深厚。昔年苏老爷还在世的时候,曾邀叶老爷来杭州赏雪。彼时两家夫人都有身孕,两家老爷遂效前人约定结为儿女亲家,以传后世佳话。可惜后来叶老爷携家眷回京,未几年,苏老爷因事获罪,枉死狱中。苏家家道中落,只余一双儿女靠着百家饭辛苦度日。而今,苏氏兄妹年岁已长,叶老爷又辗转寻到友人遗孤,便做主请苏沐橙入京完婚,兑现当年承诺。


叶家下的聘礼够重,苏沐橙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拒绝。况两家亲事当年就定下了,苏沐橙现在想退也找不到人帮忙主事。


她掀起盖头,轻声唤,“哥?你在吗?”


轿外传来回答,声音清越,“我在。”


“哥,我有点怕。”


“别怕,有哥哥在呢。”


“嗯。你永远都在。”


花轿行至渡口,外间人声鼎沸,将苏沐秋的回答冲的模糊不清。可苏沐橙知道,他说的是,“……我永远都在。”


少女宽大的喜服袖口滑出一柄短剑,剑刃锋利,吹发立断。若有识货之人瞧见,便会知晓,这正是江湖排名前十的“吞日”。


苏沐橙抚着这把陪了她六年的神兵,眼底闪过一抹犹豫,“哥哥,对不起。”


原谅我这一次,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评论(36)

热度(230)

©天雨流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