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雨流芳

搞事中,别搭理我。

【全职叶苏】劫数(蛇精病版)

*雷,OOC,随便看看吧~

*文中众人的仙职是随手安的,不要细究。

*文很蛇精病。我想我最近需要吃药……


==================

九重天之上云雾缭绕,紫气万丈,仙鹤低飞,凤凰高鸣,琪花瑶草,琉璃珠玉,流光溢彩,端的一派祥瑞宁和。

 

然而,这副祥瑞宁和很快便被打破。

 

陵光神君黄少天扑扇着一双朱红大翅膀在九重天之上飞过来飞过去,一边飞一边大喊,“快点快点,叶不修与苏纯元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对决开始啦!昆仑山顶,一赌贞操!老规矩,押大押小,买定离手!”此番话如同狂风过境,惊起悠哉游哉清闲渡日的神仙们。然后刚上天界的小神仙们就见一群群高贵冷艳的神仙们化作千万条虹光飞向昆仑山顶。

 

黄少天缩小体型落到文昌星君喻文州肩上,“星君星君,你买谁胜?赌资是什么?”

 

喻文州眯着眼祭出一枚玉佩,“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买叶帝君。”

 

木德真君张新杰瞥一眼半空中碧油油的玉佩,祭出一枚琉璃珠,“我也买叶帝君。”

 

益算星君肖时钦叹口气取出一副算盘,“掏尽家底了,还是叶帝君吧!”

 

司命星君方锐摇头,“三大心脏都选了帝君,看样子魔君胜算的确不高啊……”

 

长生大帝魏琛嘿嘿一笑,“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对决,纯元小哥只赢了四千九百六十二场,这差距怎么补也补不齐的吧!”

 

“就是这么个意思!”九天玄女楚云秀扔一根发簪给黄少天——他是庄家,“说好的一万场,平手也该一人五千场。现今都九千九百九十九场了,沐秋哥才只赢四千九百六十二场,妥妥的输!好么!”

 

“保不准帝君愿意拿自己多出的三十七场来补差价。”水德真君王杰希端坐云端之上,“他面对的毕竟是苏殿下。”

 

“噗!真君放心,帝君再怎么无节操,也不会拿自己的贞操开玩笑的。”上生星君陈果掩嘴而笑,“何况,连沐沐押的也是帝君。”

 

…………

 

好吧好吧,既然连魔君的亲妹妹都押了帝君,那魔君估计是真没胜算了。众人略一思索,纷纷掏出赌金,扔给黄少天。

 

“同是天界中人,还是投帝君好了!”

 

黄少天一手一个大托盘,挂着叶修名字的托盘里各种各样的物事,挂着苏沐秋名字的托盘里空空如也。

 

“这赔率……有点悬殊啊……”黄少天颇为忧(xing)心(zai)忡(le)忡(huo)。

 

喻文州笑笑,“没办法。对于显而易见的结局,我们都不会犯错。”

 

众人说话间到了昆仑顶。昆仑顶上一白一黑两个身影打得难解难分,仙魔之力在顶上扩散,惊天动地。

 

“我次奥!他们俩个打架能别打的这么惊心动魄的么!又不是死仇,就争个攻受而已啊,至于么至于么至于么……”尽管叶修和苏沐秋设了结界,法力的效果仍是冲击到了围观群众。黄少天被飞扬起的灰尘盖了一头,愤怒大喊,“十年一次家暴现场,无不无聊!”

 

“打是亲骂是爱相亲相爱用脚踹!”于锋咧嘴笑,“黄少要真觉得无聊就不会做庄了。”

 

“做庄也没什么用啊,你看这满天的神仙,哪一个有输过东西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对决,到后来,押的都是叶不修!简直天理难容!这么赌还有个毛意思!”

 

“是没啥意思,大家就只看个热闹。”方锐笑着往林敬言那边走去。

 

土德真君林敬言回以笑容,“十年一次大战,消磨消磨时间。”

 

话音刚落,结界内苏沐秋苏魔君气极败坏一声吼,“敢不敢更土点!你是天帝吧!!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的可以!!!”

 

叶修懒洋洋回应,“土是土了点,实用就行。”结界内刀光剑影闪了N回合,叶修道,“沐秋,都九千九百九十九场了,还不肯认输吗?”

 

“……妈蛋!打完一万场再说!”

 

其实胜负已分了吧!邪不胜正啊!苏魔君!

 

“我想了下,除非把我多出的三十七场送你,否则你连平也平不了我。”

 

“……滚!”

 

在实力和嘴炮上都稍逊于人啊……

 

众人在心中给苏魔君排上几百根蜡。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对决,还是以苏魔君的失败而告终。

 

苏沐秋衣衫不整躺在地上忿忿不平地仰望叶修,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叶修整整衣襟,戴好帝冠,重又人五人六地对着苏沐秋笑,“别这样看着哥,哥承受不住的!”

 

围观众人一律黑线:这画面怎么那么违和?!

 

“失贞少年与拔X无情嘛。”同是魔界出来围观的吴雪峰嘴快。

 

众人再一瞧两人那状态,纷纷捂脸。

 

叶修伸手把苏沐秋拉起来,拉进怀里,而后附在他耳边道,“九千九百九十九场,其实都输给你也无妨。”

 

只要你开心。

 

苏沐秋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沉默了会,就着相拥的姿势,将两人长发缠结在一起,“愿赌服输。”

 

叶修微怔,继而笑开了怀,“永世不离。”

 

众人表示:尼玛家暴之后就秀恩爱,这世道也太残忍了点吧!

 

 

——我们打个赌吧……

——若我输了,青丝结发,永世不离!

 

 

第一万次昆仑山顶上没有仙魔之争,只有仙魔联姻。

 

叶天帝与苏魔君举办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婚礼。

 

负责祥瑞的黄少天扑扇着翅膀表达鄙视之情:追了十万年才把人搞定,叶不修你原来是纯情派的?

 

叶天帝对着苏魔君呵呵一笑:你觉得我是纯情派还是黄暴派?

 

翌日苏魔君揉着老腰,将所有的悲愤化成两个大大的金字,曰:妈蛋!

 


评论(11)

热度(88)

©天雨流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