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雨流芳

搞事中,别搭理我。

【全职修伞】曾照彩云归·少年游·注意避雷!

叶修生日快乐!你是荣耀的神!!

——————————————


*《曾照彩云归》应该是《千山暮雪》的番外集(?),但正文没办法写,小故事也能独立成章,so………………


*古风PARO(其实是作者写古风顺手……)


*人物OOC,注意避雷!


*叶神生日,所以不虐~


◇◆◇《少年游》取周邦彦的《少年游》: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这是首艳诗~有兴趣的可以翻野史看看=V=


————————————————

宫中开宴,于叶修而言是一件十分糟心的事。推不了避不掉,不仅礼节繁琐,时间漫长,而且还填不饱肚子。龙肝凤髓,熊掌鹿脯,鱼翅燕窝全摆在眼前,硬是无法敞开怀大吃。银箸每一碟夹一小块放入口中,尚未尝出味道,就有官员起身敬酒,恭谨小心的表情之下藏着千般心思,玲珑剔透,古书上云的圣人九窍哪及的过,那分明是个马蜂窝。

 

每到这种时候,他都要在心里感谢自己的一杯倒体质。仗着不能喝酒,调整一下脸上表情,唇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墨玉瞳仁里凝起清霜,余光视人,看在百官眼中多少携了几分嘲讽。然而嗓音却很平易近人,“诸位连日操劳未有一句怨言,高风亮节之处堪为君子。君子之交淡如水,今日孤以茶代酒,酬谢诸位拳拳之心。”①他说话素来真诚,可越是真诚越是伤人,一句句像离弦的箭,根根直戳心窝,见血封喉。诸臣被他这般连褒带贬的刺一刺,神情皆有些悻悻,席上气氛随之降了下来。

 

再之后,热闹的氛围始终回不来,一场盛大的酒宴吃的越发索然无味。叶修挑起眉梢,再忍耐不住便随意找个借口遁了。出得前殿,摒退身边随侍,独自一人走入夜色里。背后宴席上的喧嚣渐渐升起,又是君贤臣忠的好场面。

 

盛夏时节,溽暑难消。宫中廊腰缦回,曲曲折折的汉白玉石桥下田田荷叶高过人头,叶修信步其中,亭亭如盖的荷叶丛仿若古树茂密的树冠,墨伞一样遮住天边皎月。恍惚间,他以为入了幽深静谧的森林,连鼻端缭绕的清香也成了蛊惑人心的道具。

 

穿过荷花池,行过桃树林,路的尽头立着一座木屋,屋里亮着灯,屋外围了篱墙。那座木屋没有想像中的破旧,反而设计精巧,结构严谨。双层小楼在一众高阁殿宇中并不引人注意,屋檐下一溜儿金漆纹饰微弱地闪着光,门前悬有风铃。叶修扭头看向刷了一半漆的屋墙,摇头轻笑。

 

苏沐橙一早去了大长公主陈果的府上,安静的屋子里,苏沐秋沉浸于千机伞的设计中。稿纸铺满房间,门一开,跳入几缕夜风,吹着白纸,哗啦哗啦作响。

 

苏沐秋头也不抬,执笔的手圈圈画画,不见停顿,“门关好,顺道整理下稿纸。”

 

“敢使唤堂堂太子殿下的,全皇城也就你了。”叶修依言捡起满地白纸,笑问,“怎么知道是我?”

 

两人独处时,叶修从不摆太子架子,不止不摆,连提也不提。此刻苏沐秋听出他语气中的沉郁,停下手腕,回头朝他微微一笑,眉目极淡,恰似屋中瑞金炉中燃烧的沉水香,烟雾稀薄却韵味幽长。“席上又被百官挤兑了?一身的怨气。”

 

叶修做势闻了闻自己衣袖,将厚厚一沓稿纸整理好放他手边,“他们哪敢挤兑我,不过是邀我饮酒被我推了。——太子不善饮酒一杯倒的事天下皆知,偏有几个得意忘形的,或者心怀鬼胎的凑过来装贤臣。表面君子如风,私下龌龊肮脏,看了真让人恶心!沐秋,可惜你不在那儿,没看到那副精彩众生相……”

 

“嗯,你看到就成。”苏沐秋撂下笔,“横竖要往我这儿倒,去不去没多大关系。”

 

叶修望天,“独郁闷不若众郁闷嘛。身处局中,我俩这样也算共过患难。沐橙呢?”

 

“大长公主府上。方才遣人送了信过来,不时就回。”

 

“这是要赶我走的节奏?”

 

“抱怨也抱怨完了,你还留在这儿等侍寝么!”

 

夏日的暑热渗入屋内,蒸腾出一段若有若无的欲望,覆上人心,残食理智。叶修望着他眉清目秀一张脸,忽然觉得口干舌燥,仿若有一把火在身体里燃烧。他喉间微动,伸手去拉沐秋,问,“你愿意吗?”

 

苏沐秋浑身一震,眼睛微微睁大,似是不可置信。叶修面色赧然,却迎着他的目光回望,眼睛里藏着势在必得。

 

完了。引狼入室了。

 

月白宽袖下的手被紧紧握住,明黄太子衮服上的金龙张开嘴巴,恰对着腕口,不允许他逃脱。苏沐秋眉心打皱,眼望叶修俯下头,嘴唇即将贴上手心。不是不喜欢——书房中讨论千机、却邪,校武场上比试武艺,月下偶尔的谈经论道,宫中时常的鸡飞狗跳——苏沐秋眼前闪过在一起的一幕又一幕,在心里想,不是不喜欢,只是,不应该是现在。

 

素手翻转,苏沐秋挣脱了桎梏,广袖扬起一阵清风,并指成掌,劈落而下。叶修也是反应迅速,明黄身影一变,一手化去落下的攻势,一手揽过沐秋的腰,近身交缠数十招后,带着人倒向床榻。

 

苏沐秋被压在身下,仰面正对叶修。昏黄的烛光里,叶修的面目看不真切,唯有一双眼睛明亮异常,似两簇小小的火苗悬于上空,稍有不慎即会落下,引火烧身。

 

“叶修……”苏沐秋低低的喊,“放开。”

 

耳畔没有回应,只有错乱无序的呼吸交叠,此一声彼一声,长长短短,深深浅浅,然后唇上一凉,闷雷在脑中炸开。

 

屋外滚滚雷声已是听不大见,闪电划破天空照亮大地,满池的荷叶簌簌晃动,荷箭顶着烈风承接雨露,暴雨倾盆而下。

 

叶修脑中也是一声炸雷,炸开了一切伦理纲常,道德礼法。他紧紧的抱住沐秋,压下他所有挣扎,听着他抑制不住的喘息。沐秋的身体在他怀里越来越软,最后化成一滩清水。他是渴极了的旅人,捧着清水,嗅着它的清凉,贪婪吮吸,却发现那点清水远不足以止渴。于是他将人困在怀里,细细的吻着,从耳垂到嘴唇,从脖颈到腰腹,一寸一寸,恨不能拆吃入肚。

 

苏沐秋的鼻端口中全是叶修的味道,混着屋里的沉水香,交织成浓郁香甜的气味,缭绕在心头,越发觉着沉闷难忍。束帐金钩下垂着的朱红流苏在眼前飘荡,他探手出去想拉开床帐,让空气透进来,却被叶修跟了过来攥住,十指相扣。

 

“叶修……很热……”

 

“……夏天都热……”

 

“……放开……我透透气……”

 

“……完事我陪你……”

 

叶修模模糊糊的敷衍着,含住沐秋嘴唇沉下了腰。未经人事的身体初次承欢,沐秋疼的上下牙齿一合,咬破了他嘴唇,丝丝铁锈滑入腹中,又是一番难以拒绝的诱惑。

 

屋外大雨滂沱,未关好的窗户被风吹开,窗棱碰到墙上,啪嗒啪嗒响。窗边案上的千机伞图稿好歹压了镇纸,没有乱飘,可是飞溅的雨花沾湿图纸,氲开墨汁,模糊了字迹。凉风一阵一阵,夹着雨丝闯进来,门前的风铃叮叮当当乱转,铃音急促。苏沐橙拖出一条长椅,撑着伞坐在屋檐下。雨水打湿鞋面,蒙了灰的吉祥如意图案被水洗过之后重现光彩,宛如新绣。水渍爬上桃红裙摆,吸水后的颜色加深,夭夭艳艳,像极了新嫁娘身上的嫁衣。漫天风雨恍如喜乐,敲敲打打直至天明。

 

她叹口气,只怪自己不该拒绝陈果的挽留。

 

清晨云收雨住,太阳初升,若非地面泥湿,还以为昨夜的雨是场梦。荷花池里荷箭窜出头来,偃仰生姿。而荷叶上昨夜狂风骤雨中积的一小汪水,此刻正安静地伏在荷叶里反射着阳光。奈何青蛙跳了出来,蹦蹦跳跳间,惊扰了它们的安宁,于是淅淅沥沥水珠倾泄而出,似一挂挂水帘,阻了前行的路。

 

苏氏兄妹所居的“秋水阁”正如一处桃源,与世隔绝。

 

》》》》》》》》》》》》》》》》》》》》》》》》》

 

叶修醒来时,苏沐秋还在昏睡。少年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多到触目惊心,再低头检查一下自身,咬痕抓痕不逊于人。叶修笑了笑,披衣下榻。他走到书案前,抽出模糊不清的图纸,翻了翻,重又放下。千机伞的大体思路已刻在脑子里,毁了也还能再画,并不急于一时。他含笑瞥向窗外,窗外一把天青烟雨色纸伞在泥地中翻滚,瞧起来颇为廖落。方才含笑的脸陡然一僵,扶着额悄悄潜出屋去。

 

打开门,果然见苏沐橙满眼血丝。

 

“什么时候回来的?”叶修勉强维持脸上的表情,问道。

 

“挺早。”苏沐橙揉揉眼,撇嘴,“下雨前就回了。”

 

“……听到多少?”

 

苏沐橙非喜非忧地瞪了他一眼,回答,“从头到尾。”

 

“……”叶修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我以为陈果会留下你。”

 

“我也以为你不会现在出手……”叶修和她哥那档子事,她看的一清二楚。以前总纠结于他俩不说破,若即若离的态度能急死太监;现在倒好,一下子捅破了窗户纸,还是在这种暗潮汹涌的局势下。“你们不总说顺承天意么?大雨天办人也是天意?就不怕刘御史再参你一本!”

 

叶修默默思考良久,最终开口说,“管不了那么多。”他抬眼望去,沐秋已然醒来,双手抱臂,正倚窗俯看。眉梢春潮未褪,颊边晕红未消,薄薄一层,明明面无表情,瞧着却似染上了笑意。叶修眉心舒展,心湖一派宁和,他重复道,“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沐橙。”

 

苏沐橙踮起脚尖冲哥哥挥手,神情雀跃,假装才回来不久。苏沐秋探出上身,想问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结果衣带本就系不太牢,倾身时露出大片大片肌肤,星星点点的印痕令小姑娘登时低头捂住了眼。苏沐秋见状,意识到这副模样的确有伤风化,便缩回屋内,换衣下楼。

 

等人缩回去,苏沐橙问,“你突然开窍,真没有吃错药?”

 

叶修想了想,盯着沐秋走出的身影,老实回答,“昨晚宴席上有鹿肉……”

 

苏沐秋听在耳中,脸色瞬时铁青,冲过来往叶修头上狠敲一记,“下次吃错东西记得往东宫跑,那里有下火凉茶。”

 

叶修很不正经回答,“可是这边茶好喝些……”②

 

苏沐橙双手托腮,表示叶修你真是够了!


————————————————

①、叶修的意思是,诸位爱喝喝爱吃吃,随君喜好。但知道我不能喝酒还凑过来,就是表面君子,内心有鬼了。

叶修此时还是太子,陛下称“朕”,太子……自称“孤”吧……bug就随它去好了……

 

 

②、这个应该好理解,就是说比起东宫的茶还是你更好。调戏人呢~


————————————————

  @临窗 恭喜群刊发布!群刊真的很精致!话说……我以为,你只会放一篇进去的【扶额】……


评论(9)

热度(100)

  1. 琉稜天雨流芳 转载了此文字
©天雨流芳 | Powered by LOFTER